您的位置 : 花生小说阅读网 > 资讯 > 谍战小说家约翰·勒卡雷将特朗普与英国脱欧写入新小说

谍战小说家约翰·勒卡雷将特朗普与英国脱欧写入新小说

时间:2019-10-26 09:57:53编辑:

  出版,该书以2018年英国脱欧的政治动荡为背景,还写到特朗普的“通俄门”

  出版,该书以2018年英国脱欧的政治动荡为背景,还写到特朗普的“通俄门”。

  《在田野里奔跑的特工》的主人公Nat在英国情报部门工作,有时候会被他愚蠢的上司利用。Nat在东欧当了25年间谍,在47岁即将退伍时,他在伦敦发现了一群俄罗斯人想尝试让美国和俄罗斯达成一个摧毁欧洲的秘密计划。

  约翰·勒卡雷,1931年生,是英国20世纪最着名的间谍小说家,原名戴维·康威尔(David Cornwell)。他曾在英国的军情五处和军情六处工作过,并负责对东柏林的间谍工作。退役后,他在牛津大学攻读现代语言,之后于伊顿公学教授法文与德文。1956年,他以优异成绩毕业。1959年,又进入英国外交部工作,先后于英国驻波昂及汉堡的大使馆服务,同时开始写作。1963年,他以第三本小说《冷战谍魂》获得英国金匕首奖和美国埃德加·爱伦·坡奖,此书成为他最着名的代表作。他的代表作还有《锅匠,裁缝,士兵,间谍》。图片来自Getty Images。

  勒卡雷在作品中,对主人公Nat及其做人权律师的妻子Prue的关系进行了深刻挖掘,Nat和Prue是年轻时在莫斯科一起执行任务时认识并相恋的,但如今,他们的婚姻几乎要过不下去了。勒卡雷让他们一起参与了保卫人类利益的最后一次任务,他们也因此重新获得婚姻的激情。

  小说里还有一个奇妙的角色,Ed是Nat的竞争对手,但他们都不清楚对方的雇主是谁。Ed特别讨厌美国总统特朗普,并称特朗普正在让美国纳粹化。Ed在小说里也扮演着重要角色。

  多年以来,勒卡雷在小说中都会有这样的桥段,间谍被上级要求达到某种目的,而不得不采取一些不道德的行为,这造就了人物的两难处境。而在这本小说里,间谍Florence因此辞职,她对Nat说,她讨厌说谎。但Nat的主管Dominic Trench说,Florence辞职没那么简单,因为“为国说谎是你的职业选择”。间谍、忠诚和欺骗,一直是勒卡雷书写的主题。

  《在田野里奔跑的特工》,约翰·勒卡雷着,Viking出版社2019年10月版

  在该书出版之前,勒卡雷接受BBC采访时表示,在他的早期作品中,他会处理个人与国家之间的冲突。但在过去的五十年中,勒卡雷小说的主题慢慢发生着变化。他的主题从以前简单的冷战对立,然后双方逐渐互相了解,最后到考验双方间谍的忠诚,变得更加复杂。他说,假如英国军情六处拿到特朗普通俄的铁证,那军情六处的领导该怎么办?他们会公布吗?这样的问题成为他现在直面的难题。

  在上一本小说《间谍的遗产》中,勒卡雷认为自己在扞卫欧洲文化,他在书中书写了对欧洲分裂的焦虑。其实,勒卡雷在十几岁时,就迷上了德国的语言和文化,德国也是他始终不渝热爱的地方。

  勒卡雷透露,这本新书是一本关于正派(decency)的书。“有趣的是,这个词在德语中用得更多。实际上,这是一个根植于德国文化甚至德国中世纪故事中的概念。人们要过节制和正派的生活。在我的每一本书里,我的人物们都想做一个正派的人,虽然他们的生活不一定是正派的,但是在这些令人悲伤的事实背后,他们有着对正派的渴望。而这种渴望,是一种浪漫主义。”

  在采访中,勒卡雷还谈到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他认为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非常不同,因为“民族主义是需要敌人的”。

  对于一个富有社会责任感的作家来说,近年来欧洲的政治状况给他带来了一种“痛苦的兴奋”,这也是他一直还在写作的原因。他说,“真正让我怀念的是怀旧之情,现在连怀旧都成了政治武器,政客们在为一个不存在的英格兰制造怀旧之情,并向人们贩卖。”

  勒卡雷还批判道,“政客们喜欢混乱。因为混乱给了他们权威、权力,让他们有了解决问题的机会。”他相信混乱过后容易出现专制,无论它是左翼的,还是右翼的。因此,他对当下西方动荡的局面感到失望。